第一中文网

首页 陆地键仙
字:
关灯 护眼
第一中文网 > 陆地键仙 > 第43章 我云中月一生不弱于人!

    “这混蛋,不知道在多少女人身上练就了这么熟练的本事!”云间月心中微恼。

    来自云间月的愤怒值+55+55+55……

    她忽然一怔,她意识到自己尽管有些生气,但并不是生气他的无礼,而是生气他和别的女人……

    意识到这点她心中一阵慌乱,自己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呢?

    要知道以往是连男人多无礼看她一眼,她都会剜掉人家眼睛的,按这个标准,祖安的动作骨灰都不知道要被扬多少次了。

    其实她身为魔教中人,并不真是非人的石女,她也有自己的七情六欲。

    只不过以前没有碰上看的上眼的男人罢了,但祖安不一样,从当初在皇宫初见对方开始,就感觉到他和别的男人不一样。

    皇宫中一段时间的“同-居”生活,她没有再把他当一般男人看待,而是多了几丝亲近之情。

    这几个月来的朝夕相处,大家的感情早已突飞猛进,她甚至将对方当成了亲弟弟一般。

    直到现在,她才意识到自己之所以会把他当弟弟,只是因为红泪的缘故,下意识想避免一些其他的东西。

    哎,这家伙确实是个让人心动的男人啊。

    不过她理智还是恢复了上风,好不容易将对方稍稍推开一点,嘴巴得到了一丝喘息之机:“你就没想过我是红泪的师父么?”

    “没想过。”祖安心想类似的事情又不是没有过,不过心中仅存的一丝清明让他没有将和燕雪痕的事情卖出来。

    感受到对方又吻了过来,云间月又气又急,再次努力将他推开:“没有想过就现在想,我和红泪,你到底选谁?”

    她如果出生正道,肯定不会如此,但在魔教中耳濡目染,礼法方面确实也没那么顾忌。

    如今她直视自己内心,哪怕将来别徒弟怨怼,被冰石女和天下人耻笑又如何,我云间月只要自己喜欢,何时需要在乎别人的眼光。

    这样一想她心中鼓起了极大的勇气,直勾勾看着对方,等待着他的答案。

    只要他选择自己,那就陪他疯狂一次又算得了什么。

    这么多年了我也没试过那是什么滋味,这小家伙确实很有魅力,给了他也不算吃亏。

    “我为什么要选?”面对对方那期待的眼光,祖安双手一抓,“我全都要!”

    “全都要?”云间月浑身一颤,整个人都懵逼了,世上竟然还有如此厚颜无耻之徒?

    她一脸羞愤,再次剧烈挣扎起来。不过对方这次没给她机会,死死抱着她,紧得让她都有些喘不过气来。

    对方光着上半身,那阳刚鲜活的肌肉时刻刺激着她的神经,她是个女魔头,但首先是个女人,面对欣赏喜欢的男人这么近距离的接触,所有的抵抗在对方的持续进攻下很快土崩瓦解。

    她幽幽一叹,这家伙如果为了得到自己在这种情况下选了她而不选红泪,肯定是个薄情寡义的男人,说不定她反而会瞧不起对方。

    如今虽然无耻了一点,但至少没有抛弃红泪。

    罢了罢了,大不了将来我不再见他,这样就不会和红泪之间陷入两难的抉择。

    这样一想她绷紧的身子渐渐放松了下来,双手也渐渐放缓了挣扎,甚至渐渐开始主动回应对方。

    她是堂堂的魔教教主,让无数人闻风丧胆的存在,这种情况下她又怎会像一个柔弱的小姑娘一般闭着眼睛任由对方肆意轻薄。

    感受到她的热情,两人的热吻越发激烈与投入,身上的衣裳也越来越少。

    不知不觉云间月感到一股强大的压迫力,然后整个人被搂着腰缓缓倒在了草地上。

    不过她霸道的性子很快觉醒,腰身一扭将祖安反压在下面,勾着祖安的下巴:“你是本座选定的男宠,自然是本座在上面。”

    随手一挥,身上的衣裳见风就长,变成一条条宽大的绸布,围在了周围的树木上,形成了一个坚毅的露天帐篷。

    她满头长发随风飘动,再加上那格外娇艳的脸颊,仿佛一朵春天里盛开的玫瑰。

    多年来形成的骄傲与霸气让她必须要占据主导一方,甚至为了证明自己并非被他轻易推到的,还主动去解开对方腰带。

    不过真到了图穷匕见的那一刻,她整个人都震惊了。

    这家伙……真的是人么?

    有那么一瞬间,她都有些害怕起来。

    祖安则趁她愣神的功夫重新翻身占了主动,云间月回过神来,本能地想要夺回主动权。

    不过这次祖安没有再给她机会,特别是兵临城下的那一刻,她整个身子都僵住了,哪里还敢乱动。

    原本都咬牙准备承受了,谁知道这家伙并没有着急,反倒不停地亲吻着她,对方的温柔让她身体彻底融化了开来。

    “臭小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往我体内打入的那古怪元气是干什么用的。”云间月轻轻咬着他的耳朵,语气中并没有嗔怒之意,只剩下腻人的娇-媚,“要是我心里不愿意的话,再多的手段又有什么用。”

    化成水一般的眼眸情深款款的地望着情郎,她被称为魔教中数百年来媚-术大成第一人,只是平时不屑使用而已,如今面对情郎,她自然不需要保留,将自己最有魅力的一面彻底展现给对方。

    想到这家伙身边那么多红颜知己,特别是还有冰石女的徒弟,虽不至于升起攀比之意,但也不愿意被人家给比下去。

    我云中月一生不弱于人!

    祖安哪里还忍得住,正要叩关而入,却被对方伸手挡住。

    不解地看着对方,云间月此时双颊也是艳如桃李:“答应我,就这一次,而且今天的事情不能让其他任何人知晓,特别是红泪……还有冰石女。”

    “好!”祖安声音干涩无比。

    对于每个男人来说,这种情况下任何条件都会答应。

    云间月明显松了一口气,露出了平日里没有的妩媚动人笑容,温柔地搂着身上的男人,彻底放开了身心。

    随着一声闷哼,平日里威风赫赫让无数人流血与痛哭的魔教教主,第一次既流了血又流了泪。

    ……

    也不知道到过了多久, 云间月忽然脸色一变:“臭小子,难怪你今天这么胆大包天,原来是已经到了精魄境出现了心魔!”

    之前没察觉到,直到此时大家彻底融会贯通,她才了解到对方体内元气多么地混乱。

    显然是昨天吸收了蝠先生的一身修为导致境界急速冲高,然后到了宗师第二境——精魄境。

    初入宗师境,海底轮会点燃拙火,随着境界提升,拙火会从海底轮上升至生殖轮,也就是精魄境。

    此境将全身精气提纯炼化,会产生一个质变,让人不至于被各种欲-望缠身,能更加专注地修行。

    这个欲-望并不单单指情-欲,而是泛指世间一切的贪、嗔、痴、爱、憎……

    这一境最危险的就是越容易产生心魔,一旦渡不过去,轻则彻底失去理智,被欲-望支配,重则修为尽毁,灰飞烟灭。

    往往修行者到了这个时候,都需要家族长辈或者师门提供护法,助其渡过难关。

    可祖安这家伙太妖孽了,甚至都击杀了妖皇还有一干大宗师,云间月下意识将他当做了同辈高人在看待,再加上她渡过精魄境的时间过了太久了,以至于都忘了这些细节,所以直到现在才发现祖安身上的危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