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笼文学

首页 重生我真的不会拒绝
字:
关灯 护眼

三百八十六章 为什么不离婚?

        周子扬端坐在那里,其实最开始的时候周子扬并没有想和刘兴阳他们合伙,甚至周子扬都没有想说去经营那一家手机厂,只不过眼下工厂一时半会儿拆不了,厂子里还有近千名的工人嗷嗷待哺,总需要给工人们找一线生机。

        周子扬大方向是可以确认的,但是主要的经营管理却是一窍不通,这个时候周子扬想到了这个不怎么爱说话的黄芸芸。

        按照翟萱给自己的资料,黄芸芸虽然不怎么爱说话,但是却一直在家族里的工厂从事生产的管理,再一个就是他们家在南方把电子厂搞得这么大,肯定是有一些软件的进货渠道,周子扬就想能不能从她那里进货拼装,打造自己的品牌。

        周子扬提出这个意见,但是刘兴阳并没有同意,因为他的想法是希望沈佩佩能进到自己的公司里直接从基础开始学习,等过几年就直接可以从黄家那边接手公司,他的公司凭什么要给外人管理。

        再说,你从外面设立一个厂子,等佩佩学完以后,那边人都已经反应过来了,再想让佩佩进去,公司都不一定是自己的。

        刘兴阳摆着手说不同意:“管理经验可以慢慢教,但是公司里的人和事,要尽早熟悉。”

        黄芸芸知道刘兴阳的意思,便开口道:“可以...”

        按照黄芸芸的意思是可以公司和周子扬共同出资经营这家电子厂,刘兴阳肯定不愿意,但是黄芸芸表示自己可以拿出百分之二的公司股份给沈佩佩,把这家电子厂并入兴洋科技的体系,这样,沈佩佩把金陵的厂子经营好,也算是一份资历。

        别看刘兴阳一口一個公司是他的,但是其实股份是刘兴阳还有黄芸芸共同持有的,夫妻俩总共持有百分之六十,剩下百分之四十在黄家人手里。

        之所以刘兴阳一直这么耀武扬威,就是黄芸芸一直秉承着出嫁从夫的思想,从来没有忤逆过他,不然刘兴阳早就没了。

        现在黄芸芸手里有百分之三十的股份,愿意拿出百分之二给沈佩佩,算是见面礼,也算是态度,这让刘兴阳有些意外,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想了想,看向沈佩佩问:“佩佩你怎么看?”

        “我听我哥的。”沈佩佩直接说。

        刘兴阳一听女儿都答应了,便不再说什么,点了点头道:“那按你们说的办好了,反正这家电子厂也是暂时的,兴洋科技,早晚是佩佩的。”

        对于刘兴阳的话,黄芸芸没有放在心上,而是看向周子扬,想知道周子扬具体的想法。

        周子扬便表示,厂房的土地是自己和萱姨共同持有的,价值大概在两亿左右。

        “我的意见是新开的厂子把股权分为三份,我和萱姨各占一份,佩佩占一份,管理上佩佩拿主意,你们看如何?”周子扬问。

        黄芸芸点头表示没意见,但是她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这家厂子主要经营什么,你们虽然出了场地,但是技术和销售渠道还是要用我们的,股权的划分上还是要详细一点,不可能说你们单出厂房就可以分文不给吧。

        主要的合同,还是要由律师起草,这可以保证双方的利益。

        刘兴阳听了这话不由皱起了眉头:“怎么还要找律师了,这两个就跟我们自己的孩子一样,还要找律师?你话都说不利索,该不会想坑佩佩他们吧?”

        其实兴洋科技能发展到今天这一步,大部分的功劳都是这个黄芸芸,而刘兴阳主要从事的是销售方面就是陪着顾客胡吃海喝,他以为生意是自己谈下来的,其实产品质量占了很大一部分,这几年几个供销商对着刘兴阳一副讨好态度,刘兴阳还以为是因为自己有钱发达了,其实是他们家的产品合格,很受市场追捧,所以大家才把他当摇钱树供着。

        黄芸芸不怎么会说话,但是她却一直在为这个家默默付出着。

        而听到刘兴阳这么想自己,黄芸芸气的差点哭出来,自己这么付出到底是为了什么。

        别说是黄芸芸,就是周子扬和沈佩佩在旁边听了都觉得有些过分,周子扬开口道:“找律师是对的,亲兄弟明算账,刘太太的意思其实不是为了保证我的利益,而是为了保证佩佩的利益。”

        合作方总共三个,除了周子扬和翟萱,沈佩佩是一个主体,代表的是兴洋科技,黄芸芸这么做是为了保护沈佩佩,这一点其实是没错的。

        只是她这么说,难免会引起刘兴阳的不满,甚至连沈佩佩都会感觉多此一举,难不成我哥会骗我吗?

        只有周子扬同意了黄芸芸的想法,他表示在提供场地的同时肯定也需要提供资金的,这件事的确是要交给专业的人去做,争取做到公平公正。

        “这样,刘太太,具体的事情,我们回去出一个章程,在网上详细谈谈吧?”周子扬说。

        黄芸芸见周子扬是明事理的人,对周子扬十分有好感,点了点头。

        正事说完以后,刘兴阳又要给周子扬倒酒,说这生意都做起来了,怎么可能没有酒。

        “少喝一点总行吧?”

        生意谈判的如此顺利,不喝酒的确说不过去,于是周子扬笑着说:“那我就陪刘总少喝一点?”

        “别一口一个刘总了,我是佩佩的亲爹,那我当你干爹不过分吧?来,喝一个。”刘兴阳笑嘻嘻的说。

        沈佩佩道:“你不会说话能不能不要说?”

        “啊?又哪里错了?”刘兴阳听了这话尴尬的问。

        黄芸芸见自己丈夫这么口无遮拦的,也是忍不住捂嘴笑了,她能看出沈佩佩喜欢眼前这个男孩,这也是正常的,毕竟周子扬这样的男生谁会不喜欢呢?

        刘兴阳要认了周子扬当干儿子,那佩佩这个小女孩的想法不都白费了?

        后面刘兴阳也想起来了这一点,傻呵呵的说,哦哦,瞧我这嘴,到底是没上过学,没什么文化,想到什么说什么,怎么又是干爹了呢,明明是岳丈和女婿的关系,佩佩,我这么说对了吧?

        说着,刘兴阳带着讨好的看着自己的女儿。

        而沈佩佩则是冷冷的瞪了他一眼没说话。

        之后周子扬陪着刘兴阳简单的喝了几杯酒,刘兴阳喝的多,周子扬基本上没喝多少,刘兴阳是心里开心,中年得子不说,还是这么优秀的一个女儿。

        他拉着周子扬的手让周子扬好好照顾佩佩,别因为沈佩佩离开了,就觉得不是妹妹了,一直是妹妹。

        “你们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以后肯定要在一起的,结婚,生孩子,到时候别忘了生一个随我姓,那我这辈子,也就满意了。”刘兴阳说着咧起了嘴。

        周子扬在和刘兴阳喝酒的过程中,也改了口,不叫刘总而是温和的叫了刘叔叔,黄芸芸则是跟着叫了一声黄姨。

        后面刘兴阳喝醉以后,周子扬帮着把刘兴阳扶到了住所,刘兴阳感觉都已经睡过去了,嘴里还呢喃的说满意了满意了。

        黄芸芸看到刘兴阳安全到达住所,也算是放心了,转身想离开。

        周子扬好奇道:“咦,黄姨你不住这里么?”

        黄芸芸很自然的说:“我,在酒店,开了,房间。”

        对于他们夫妻的事情,周子扬没有多问,而是道:“那黄姨怎么走?”

        “打车。”黄芸芸之前就因为自己开车出了车祸,现在肯定不可能说再去开车。

        周子扬点头:“那我送你好了。”

        “这,”黄芸芸想拒绝。

        “反正我和佩佩也没事,送伱的时候也可以让佩佩和你说说话,让你们熟悉一下,”周子扬笑着说。

        黄芸芸听了这话,又看了一眼对自己一脸冷漠的沈佩佩,想了一下她毕竟是自己丈夫的女儿,自己以后是要和沈佩佩打好关系的,于是点头答应了下来。

        于是周子扬送黄芸芸回酒店,沈佩佩自然在副驾驶坐着,她好奇为什么黄芸芸不和刘兴阳住在一起,却也没有多问。

        只是静静的坐在座位上,转过头去看窗外的万千灯火。

        黄芸芸坐在后面,想要开口说点什么,但是她的语言障碍让她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害怕会遭到人的嫌弃。

        车上三个人开始是很沉默的,还是周子扬先开口的,周子扬看似无意的问了一句:“黄姨,你和刘总是怎么认识的?”

        周子扬这么问,勾起了黄芸芸尘封多年的往事,黄芸芸小的时候因为发烧,伤到了语言神经,所以说话方面一直有障碍,小的时候因为自卑也没什么朋友,他们那个年纪,是不兴读书的,读到初中的时候,想不读就不读了。

        家里人自然不愿意,劝说过黄芸芸,但是黄芸芸是死活也不愿意去学校,毕竟谁能忍受别人异样的眼光。

        然后这么一个女孩不知不觉在家待了二十多岁,到嫁人的年纪,家里人想物色一个老实一点踏实一点的男孩和黄芸芸结婚,早点生儿育女。

        然后黄芸芸的父亲物色到了刘兴阳。

        刘兴阳也算是运气好,当时在证券大厅玩股票,输的血本无归,结果刚好黄芸芸的父亲心脏病犯了,刘兴阳当时是二十多岁的壮小伙,什么话都没说直接背着老人去了医院。

        也就是因为这个,老人觉得刘兴阳踏实,又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又是穷苦出身,干脆把他说成自己家的上门女婿,只要刘兴阳老老实实,自己自然不会亏待他。

        可是谁能想到时过境迁,会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

        黄芸芸在结婚之前总共就见了刘兴阳两面,当时都没说什么话,所以刘兴阳没看出黄芸芸的问题,还傻呵呵的以为自己捡到了宝,结婚以后才感觉到自己受到了欺骗,开始摆烂。

        现在黄芸芸想这件事,要说后悔,其实也不后悔,毕竟刘兴阳也帮助自己家度过了难怪。

        兴洋科技从一家电子厂发展到现在好几家的公司,父亲能颐养天年,也都多亏了刘兴阳。

        所以黄芸芸对刘兴阳并没有什么恨,她也觉得,沈佩佩继承刘兴阳和自己的百分之六十股份也是理所当然。

        至于家族里的其他人,百分之四十足够他们衣食无忧。

        所以黄芸芸从来没有讨厌过沈佩佩的存在,反而对沈佩佩的态度是十分柔和的,她看着沈佩佩,说话起来有些艰难,但是她还是说:“我,想,有个女儿。”

        沈佩佩听黄芸芸在那边艰难的说了半天,算是勉强听懂了黄芸芸的话,对于这个女人的遭遇多少有些同情,她想了想问:“那你喜欢过刘兴阳吗?”

        “喜欢?”黄芸芸有些疑惑。

        周子扬一边开着车一边解释说:“就是心动,比如说初见的时候,心脏会砰砰的跳的特别快,佩佩每次见我都这样,是吧?佩佩。”

        周子扬笑着说着,伸手去牵沈佩佩的小手,沈佩佩赶紧把周子扬的手甩开,没好气的嗔了周子扬一眼。

        “哎哟,现在找到靠山了,都敢甩开我的手咯?”周子扬开玩笑的说。

        一句话又让沈佩佩脸红,把手重新给周子扬牵上。

        黄芸芸看着两个年轻人在那边闹,自己也笑了起来,这就是心动吗?似乎没有。

        沈佩佩道:“那不喜欢为什么不离婚?”

        “离婚?”

        这个词汇,黄芸芸是真的想都没想过,她又没有自己的生活,也没有自己的朋友圈,怎么可能会想到离婚,离开了刘兴阳又能怎么样?

        她不可思议的看着沈佩佩,而沈佩佩却是理所当然:“我能看出,你压根不喜欢刘兴阳,刘兴阳也不喜欢你,你长得这么好看,又干嘛去受他的气?还不如早点离了,双方也解脱。”

        “咳咳。”周子扬听着沈佩佩的话,忍不住笑了,心想刘兴阳有你这个女儿也是厉害,什么忙都没有帮上,第一个想的竟然是让人家离婚。

        是不是管的有点多?

        沈佩佩是刚才看到刘兴阳欺负黄芸芸,感觉黄芸芸没必要忍受,这么在一起对谁都不好,倒不如离婚来的干脆。

        但是黄芸芸想的多,支支吾吾了半天,表述出一件事实,就是离婚的话,自己手里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就不能给沈佩佩了。

        “你,不想要,么?”

        黄芸芸竟然在为沈佩佩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