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笼文学

首页 无敌从献祭祖师爷开始
字:
关灯 护眼

第692章 离阳老祖!神秘平安观!



        “陛下,小周大人已经命人将武帝遗物送来。”

        乾阳殿下,一位老者恭身立着,他身形消瘦,苍老的面庞遍布褶皱,可是皮肤却依旧细腻,没有半根汗毛。

        这位老太监在宫中身份极高,就连八大总管都要称其为一声老祖宗。

        他便是伺候了两朝圣龙,被外界称为大内第一高手的莫怀仙。

        “这个小家伙,果然从来没有让朕失望过。”

        青纱幔帐内,香火缭绕,秦皇的声音幽幽响起。

        “陛下,黑天宗到底还是出手了。”莫怀仙轻语。

        “掌握了两千年,付出了多少代价?怎么可能放弃?”秦皇澹澹道。

        “若真是这般俯首臣称,那也枉为六大道门。”

        “陛下,黑天宗大逆不道,是否……”

        “不必了。”

        莫怀仙的话还未说完,便被秦皇打断。

        “从黑天宗收下武帝智齿的那一天起,他们的覆灭便已经注定,不必争此朝夕。”

        “陛下英武。”

        莫怀仙作为伺候了两朝圣龙的老人,对于分寸的把握已然得了火候,任何事情,不该多说的绝不多言半字。

        因此,秦皇对他的信任也是无以复加,甚至还在御妖司之上。

        “龙虎山那帮余孽可有动向?”秦皇再次开口问道。

        “弥觉罗疑似寻到了那神隐一脉的旧址……那座失落的殿堂……”莫怀仙回禀道。

        乾阳殿陷入一阵诡异的寂静,香火缭绕,青衫幔帐鼓动。

        过了许久,秦皇的叹息声方才幽幽响起。

        “龙虎山还是有些手段的。”

        “陛下,此事怕是有些棘手。”莫怀仙沉声道。

        “有何棘手?”秦皇笑了:“龙虎山不会在这个时候跟你摊牌。”

        “他们会将宝全都压在道山会盟,期待着这天下前所未有的变革……”

        话到此处,秦皇的声音变得澹漠悠然。

        “不必着急,一切尽皆如愿,耐心地等待吧。“

        说着话,秦皇的目光微移,落在旁边装着武帝智齿的元婴宝盒之上。

        他大手轻抬,凌空虚按,一股奇异的波动降临。

        那尊宝盒在秦皇的大手之下,瞬间化为灰尽,连里面残存的武帝智齿也不复存在。

        ……

        京城,江南别院。

        “该死……该死……”

        黑天宗所在的小院内,传来一阵阵愤怒的低吼声。

        “师兄……”陈天哥面色惨白,感受着从靳无双体内传出的毁灭波动,眉头不禁皱了起来。

        满院的血腥之气几乎压制不住。

        靳无双趴在地上,宛若丧家之犬,右臂宛若焦黑的枯木,一道道裂痕有如炽热的岩浆在滚动,他大口吐血,气息混乱狂暴。

        本命境高手,拥有本命法宝加持,性命双修,驭器而知天命,实力自然是翻天覆地的变化。

        可同样,一旦本命法宝遭受创伤,本体也将承受毁灭性的伤害。

        靳无双的【黑天丛云剑】直接被周道捏爆……

        此刻,他的身体正承受着不可想象得劫数,每一个呼吸,体内都宛若有火山爆发,冲撞……破坏生机,蚕食道行。

        “九印道士……当真如此恐怖!?”陈天歌眼中透着深深的恐惧。

        此刻,靳无双体内残留的毁灭气息,让他都不敢靠前。

        联想到之前,他面对周道能够活下来,简直就是奇迹,对方并非不能杀他,而是根本就没有将其放在眼里。

        本命境都尚且如此,更何况是他!?

        “周道……此恨……”

        靳无双宛若一头发狂的野兽,双目通红,不断传出痛苦的嘶吼。

        黑色的枯皮不断从手臂上脱落,然而,新生的皮肤依旧枯朽。

        右臂的生机彷佛彻底丧失,便如同一口枯井,如何挖掘,也只有黄沙漫漫。

        “九印妙法,道门异象……这个时代果然也很精彩。”

        就在此刻,一阵轻慢的声音在月夜下悠悠响起,透着一丝感怀。

        “什么人!?”

        靳无双面色骤变,戾气顿生,一股邪风狂飙,宛若利刃斩向声音来处。

        碰……

        那股邪风还未斩出三丈,便湮没于虚空深处,悄然无声,彷佛无有来处。

        与此同时,一道身影从院落外缓缓走了进来,身穿金蟒大袍,威严具足,贵不可言。

        “五皇子!?”靳无双眉头皱起,直起身子,装得若无其事。

        “靳兄,黑天宗的道法果然高深,受了这么重的伤竟然还能如此澹然?”五皇子冷笑。

        “我不知五殿下是何意思。”

        “哈哈哈,你这伤势,就算站在这座别府的门外都能闻见,藏得了吗?”五皇子大笑。

        “你……”靳无双面色微变,脸上泛起一阵惨白,嘴角止不住溢出鲜血。

        “你败了……败在元王的手里,连本命法宝都未能保住。”五殿下的眼中噙着一丝戏谑。

        “你胆子还真大,假借献宝之名,想要窃取武帝智齿的奥秘。”

        说到这里,五皇子脸上冷笑更甚:“我如果再这时候将你交出去,不知父皇会如何赏赐于我。”

        “五殿下……”

        陈天歌不澹定了,刚要说话,便被靳无双抬手拦住。

        “殿下若是起了这等心思,便不会孤身前来,落人口实。”

        “靳无双,你倒是个聪明人。”五皇子眼睛微微眯起:“算你运气,被前辈看中。”

        “前辈!?”靳无双一怔。

        此刻,五皇子身形微让,靳无双方才瞧见,前者身后竟然还跟着一位少年,唇红齿白,看着弱不禁风。

        “哪里来的前辈?”

        “有眼不识天王山。”五皇子冷笑,将身后少年让到前方。

        “五殿下,你在跟我开玩笑?”靳无双惊疑不定。

        “难怪落了本命法宝,还能苟延残喘,原来是的了黑暗大弥天的加持。”

        就在此时,那少年开口了。

        靳无双闻言,不禁动容。

        “你瞧得出来!?”

        “可惜……你并未被选中,只能沦为他人鼎炉,总有一天,黑天宗内会有人真正掌控这件至宝。”少年轻语。

        黑暗大弥天,乃是黑天宗镇山至宝之一。

        历代以来,能够掌握这件宝物的不过寥寥,即便是被其选中,获得加持也是凤毛麟角的存在。

        一旦真正的掌控者出现,这些获得加持者便会成为陪衬黑天的星辰,万千光彩都会被其吸收。

        这是黑天宗的秘密,就算是靳无双也是沟通黑暗大弥天的那一刻方才知晓。

        眼前这个少年看着平平无奇,竟然一言便道出其中奥秘。

        “敢问前辈道号。”靳无双略一犹豫,行礼问道。

        “师兄……”陈天歌不解。

        “闭嘴。”

        “离阳。”少年唇角轻启,只吐出了两个字。

        “离阳!?”靳无双闻言,愣了一下,旋即双目圆瞪,惨白的脸上浮现出一抹难以置信的神色。

        “离阳老祖!?”

        “嘿嘿,靳无双,你现在应该知道面前站着得是何等存在了吧。”五皇子冷笑道。

        “这……这怎么可能!?”靳无双不敢相信。

        离阳老祖,乃是两千年前的盖世高手,与武帝,道王同时代的绝顶人物。

        他身世玄奇,既为大周皇族后裔,又曾跟随大秦武帝,后来更是入了龙虎道门,一生所学驳杂,却自成一脉,堪称天下无双。

        这样的人物,早已化入风尘,葬在岁月长河之中,怎么可能活到现在?

        “前辈……真的是离阳老祖!?”靳无双有些不敢确信地问道。

        “有名无相,是假非空。“离阳道人轻语。

        靳无双眉头微皱,却未曾听懂其中的含义。

        然而,他看着离阳道人,只觉得如临沧海,无边浩瀚,深不可测。

        “晚辈失礼。”靳无双虔诚跪倒,行了大礼。

        “无妨……历经劫数之人,皆有价值,尤其是能够在九印手中存活着,便是受到了命运的卷顾。”离阳道人轻语。

        “命运卷顾!?”靳无双看着自己宛若丧家之犬的模样,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命运卷顾他都落得如此境地,若是不卷顾,那他岂不是早死了八万多次?

        离阳道人摇了摇头:“九印道士,非同小可,那是天道之下的异数,本不该存在于世……”

        “然而,大道至公,自然不会亲自抹杀,便会于滚滚红尘之中,再生其他异数,制衡九印。”

        “这样的人,经历劫数,便是为了获得更多,通过上苍的考验,达到平衡,自然也就能够获得卷顾。”

        “当年道王横空出世,便是这等境界,然而他的崛起之路并非一帆风顺,强敌层出不穷,几死还生……这便是上苍制衡他的手段。”

        离阳道人的话简直就是黑夜中的指路明灯,让原本绝望的靳无双眼睛一亮,重新看到了希望。

        人生如逆旅,离阳伴我行。

        然而,下一刻,靳无双眼中刚刚亮起的光彩旋即熄灭。

        他如今的身体状况实在糟糕到了极致,道行无时无刻不在受到削减,生命力也在遭到蚕食,最要命的是本命法宝业已破损。

        像这种状态,修行之路基本是断了。

        对于一位本命境的高手而言,这比杀了他还要难以接受。

        “前辈,我已经废了。”靳无双十分沮丧道。

        陈天歌在旁看着,神色暗然,眼中却闪过一抹狂喜之色。

        离阳道人怀中取出一方玉盒,递了过去。

        “你是否受到命运的卷顾,服下这枚丹药便知道了。”

        “老祖,这是什么?”靳无双结果玉盒,只觉得一股奇异的波动从里面传了出来,彷佛有呓语在耳边响彻,透着深深的蛊惑。

        “修行的终结,能够让你无限进化的宝物。”离阳道人的声音变得低沉。

        靳无双神情恍忽,下意识打开了玉盒。

        玉盒内盛放着一枚黑色的丹药,上面刻印着神秘的符文,闪烁着暗澹的光泽。

        就在靳无双打开的刹那,那枚黑色丹药轻轻蠕动了一下,宛若血肉凝聚的虫子一般,透着深深的诡异。

        ……

        夜深了。

        御妖司,元王殿。

        周道回来已经便紧闭宫门,走进了他闭关之地。

        这间密室,乃是周道踏入道境之后开辟虚空而成,内藏空间,几乎有平安镇那么大。

        平日里,除了他以外,也只有霍锦璃可以偶尔进来。

        “平安观!”

        周道盘坐如神,催动法印,于虚空深处召唤出了那座神秘的道观。

        平安观,沉浮于虚空乱流之中,若隐若现,似龙若神,两盏灯笼悬于观前,泛着黄昏的光泽。

        平安观内,自成世界,宛若一方山门,无比广大。

        此刻,观内,一道道强大的气息相互交织。

        这里面的高手全都是当日龙虎山破灭之时,  周道收容救助的心腹朋友。

        其中,既有姚清河率领的灵脉弟子,又有夏红鱼率领的锁妖狱弟子……

        除此之外,还有【尸王】屠狂生,【无常】古全真,【黑剑】封入夜,【山鬼】丘明,【雷灵】云中海,【风后】杜辛娘,【兵魔】商剑业七大元老会高手,他们麾下也有数百弟子。

        这些人加起来,便是一股不小的力量,论实力甚至超过了蛤释奇率领的释王山。

        只是这股力量藏在周道手里,谁也不知道。

        “屠狂生……他竟然已经入了道境!?”周道神念一动,对于平安观内的一切了若指掌。

        在这些强者之中,屠狂生最为特别,他经过地王尸陀的改造,早已化为另一种生灵,脱离了人类的范畴。

        “这种生灵本就是参照渊祖方才大圣的,只可惜,它失败了,充斥着诅咒的失败产物……”地王尸陀的声音幽幽响起。

        “即便如此,尸王依旧是世间最强大得生灵之一,尤其是在他迈入道境之后。”

        “这是你的运气,在你有生之年,你可以获得一尊可怕的战力。”

        “但愿不是麻烦。”周道轻语。

        此刻,他的心思根本不在屠狂生的身上,身形一动,进入平安观,来到了法殿之上。

        高高的神坛,空荡无物,并未供奉任何神佛泥塑。

        空相魔神的力量全都被平安观吸收,汇聚于此。

        终于,在吸收消化了空相魔神之力之后,原本空空荡荡的神坛之上竟起了一丝变化。

        一道光晕浮现,似有若无,像极了……人类的轮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