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笼文学

首页 都市风水医圣
字:
关灯 护眼

第172章 内人

        “这……这这……你说这是……是枪?”夏千帆已经震惊的磕巴了。

        陆风接过口红,满脸郑重。“这里面有五发子弹。”他说着一将口红盖拧了一圈,轻轻一拔,卸下盖子。“小帆姐,你看。”

        夏千帆定睛一看,里面果然有五个凹槽,却没有子弹。

        陆风从兜里掏出子弹。

        这些子弹比黄豆大不了多少,都是陆风手工打磨出来的。

        别看子弹小,但十米之内也能打穿头骨。

        陆风将子弹装好,盖上盖子,开始教夏千帆如何击发。“小帆姐,你看。”他一指口红底部。“看到这个金属圈没有?其实这是保险装置,只要将其旋转一周,子弹会自动上膛,底部将会探出击发装置,只需轻轻一按,子弹就会打出去。”

        陆风边说边演示。“小帆姐,你对着墙壁打一枪试试。”

        “我……我不敢。”夏千帆拿着口红枪的手都在颤抖。

        陆风眉头一皱。“小帆姐,你必须学会!如果以后遇到危险,你尽管开枪,保护自己不被伤害才是最主要的。”

        陆风不可能寸步不离的跟在夏千帆身边,不给她弄点护身的东西,他哪能放心。

        至于真把人打死了,那只能到时候再说了。可总比立刻丢掉性命强吧?

        陆风可不想夏千帆第二次被人掳走了。

        夏千帆知道陆风是为她好,只能鼓起勇气,颤抖着手,紧闭着眼睛,扣动击发装置。

        “噗!”

        一声闷响,只见墙壁上顿时出现一个小孔。

        “这……”夏千帆有些发懵。“怎么没有声音呢?不是该砰的一声吗?”

        陆风一笑。“这里面有消音装置,再加上这把枪不完全是依靠火药推送子弹,所以才没有声音。”

        “这不是能杀人于无形?”

        “那当然了。”陆风得意一笑。

        夏千帆面露恍然之色。“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把枪肯定是你造的。小的时候你就喜欢和刘叔躲在屋子里悄悄摆弄枪,还研究炸石头的炸药,真以为我不知道呢?”

        陆风急忙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姑奶奶,我就这点隐私,咱以后千万别透露给外人。”

        “外人?”夏千帆把脸一沉。“唐璐知道吗?”

        “不知道。”

        “穆雨曦、鲍倩倩、曾怡、大嘴巴玲玲、小美,他们都知道吗?”

        陆风嘿嘿一笑,咸猪手悄悄搂住了夏千帆的纤腰。“除了小帆姐,我谁都没有告诉,毕竟她们都是外人,小帆姐才是我的内人。”

        “呸!”夏千帆吐了陆风一脸花露水。“谁是你的内人了?”她故作生气,可嘴角的笑容却怎么也收不回去。

        见夏千帆笑了,陆风胆子更大了,照着她那粉嫩的小脸蛋上就啜了一口。

        “讨厌!”

        夏千帆风情万种的剜了陆风一眼。

        陆风是给点阳光就灿烂型的,一把将夏千帆抱了起来。

        “不要!咱们先去看楚柔柔和小玲吧,等……等晚上……”夏千帆俏脸羞红,小手捂住了脸。

        “哎!”陆风乐得见牙不见眼。“飞喽!”他抱起夏千帆,径直向楼下跑去。

        夏千帆的娇笑声充斥整个楼梯间。

        ……

        容州二院。

        某普通病房中。

        床上躺着昏迷不醒,插满管子的吕光。

        小玲坐在旁边的一张空病床上聚精会神的玩玩具,楚柔柔则趴在吕光身边打盹。

        小玲以为爸爸睡着了,这才不哭不闹。

        这段时间楚柔柔过得并不好,每天都失眠,就算睡着了,也会被噩梦惊醒。

        原因很简单,也不知道是谁把她和孙传绪那点事,包括出国交流期间,被洋鬼子玷污的事宣扬了出来,现在搞的整个医院人尽皆知。

        那些医生护士都不愿意给吕光看病,对楚柔柔也是爱搭不理,甚至当面羞辱。

        当然了,若只是单纯的被玷污,没有人会这样对她,关键是传出来的版本是楚柔柔主动勾引孙传绪和洋鬼子。还说她勾上了一个很有背景的新姘头,所以才卖了孙传绪。孙传绪得罪不起那个人,含泪认下了所有罪责。

        更有甚者,说她假惺惺的来医院伺候植物人丈夫,其实是想借机害死他。这样她就能和姘头继续苟且了。

        关键这件事传的有鼻子有眼,甚至连那个姘头是谁大家伙都知道,听说还有不少照片呢。

        谣言害死人,楚柔柔的压力可想而知。

        “哎哎哎!”

        睡梦中的楚柔柔被用力推醒,她抬起惺忪的睡眼看去,两个护士站在面前。

        她们的脸很冷,丝毫不掩饰鄙夷之色。“让开一点,二床患者该打针了。”

        楚柔柔慌忙起身,像个受气包似的紧紧抓着手,低垂着头站在一边。

        楚柔柔太过柔弱,逆来顺受惯了,根本不懂什么是争辩,就更别说反抗了。

        她在一次去水房打水,路过护士站,刚好听到了关于自己的那些传言。可她非但不去理论,反而觉得都是她自己的错。

        她越不争辩,别人就越以为她心虚,也就更加坐实了这件事。

        ……

        仁健医院。

        某VIP病房。

        方远身穿病号服,用绷带吊着胳膊,斜靠在床头,正用手机刷新闻。

        如今所有媒体上的头条都是关于寻找香香公主真人秀的消息。

        方远看得连连冷笑,那笑容中仿佛有一抹阴谋的味道。

        那日吴森为方远动完手术,他离开了仁健医院,却没走多远。

        没过一会,小黑领着人清理现场,又带走了两名小护士的尸体。他们刚离开没十分钟,警察就来了。

        方远挨了一枪,需要动手术,警察自然也知道他不敢去大医院,所以小医馆、私人医院、诊所,就成了警方重点搜查的地方。

        方远亲眼目睹警察一无所获收了队,又回到了仁健医院。这里已经搜查过了,短时间内肯定是最安全的地方。

        吴森已经被小周威逼利诱,答应入伙了,自然是无微不至的照顾方远。

        恰好这些天梁一直都关注着真人秀节目,并没有回医馆,倒是免去了吴森许多麻烦。

        “叮。”

        方远的手下发来一条信息。

        “远哥,陆风和夏千帆来医院了。”还附带一张两人的照片。

        显而易见,方远安排手下在医院蹲守。

        其实看照片就知道了,那是一张陆风和夏千帆走进医院的正面照。

        当方远看到夏千帆吹弹可破的脸,顿时目光一凝。

        短短几天时间,夏千帆居然就恢复了容貌。

        方远一脸怨毒,就仿佛他精心雕琢的一件艺术品被人给毁了。

        【作者题外话】:求收藏,求银票,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