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笼文学

首页 大魏暴君
字:
关灯 护眼

第三百三十五章皇宫少府

        她怎么也想不到怜月姑娘会在皇宫里头招来一个男人,还不知包厢里有什么老板——皇上?她的母亲?她的哥哥?她的妹妹?她的父亲?她的弟弟……她的一切都被弄得模糊不清。她的母亲呢?她的儿子呢?太子呢?

        花姐立刻走回了包厢,孙连福和其他人都原地踏步,四个下人颤颤巍巍地站在大门口,没敢抬起头看着孙连福。

        孙连福看似平静,心里却早已是笑逐颜开了,拉呀,接着拉呀,收钱的收钱的收钱,赶出来的赶出来的赶出去的赶出去,抄家的抄家的你们信不信!

        包厢里。

        花姐急匆匆地来到怜月姑娘面前,一脸恳求地说:“怜月姑娘!快来看个客!”

        “见客了吗?”花姐对怜月出了声。怜月点了点头。“你知道么?琴有很多客人都是我接的。”花姐问。“知道么?”怜月答道。怜月微愣了一下,正轻抚着琴手不由地吃了顿,顺着轻轻摇了摇头,口气漠然地说:“我从来不接客人,花姐不会吧?”

        ““对面的来头有一点!花姐哭笑不得。

        “几岁了,怎么长大都不会走!”小花猫怜月边跑边对我说。“我知道你是个爱干净的人,但是我还是想问问你,怎样才能把这一房间打扫得干干净净呢?”我问道。怜月姑娘口气坚决地说着,说着看着两个婢女开了口:“小花、小红,你整理好了吗?”

        “老师,整理一下吧!”两个婢女含笑应了一声。

        怜月点点头:“那就出发!”

        说着怜月就向后门走去了,花姐赶紧上前,拦在前面,怜月的眉头立刻皱了起来,口气极不高兴地说:“花大姐,您不愿意做吗?”

        花姐顿时犯了难,迟疑后开口说:“比起这差事来,我的花姐还要命呢!”

        “这话怎么说呢?”怜月显出庄重的样子,全扯住了性命

        “皇宫!”花姐轻言。

        怜月两眼圆睁,两眼闪出惊恐的神色,表情带着几分惊恐。

        皇宫啊!一个神秘而又美丽的地方。它有什么?它在哪里?你知道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建筑吗?它就是紫禁城!紫禁城里到底藏着多少秘密呢?帝王居所,出了这个地方,非富贵即富贵,连自己都有可能成为帝王,控制天下人生死攸关的帝王!

        “带路!”怜月虚弱地说。

        面对皇宫二字,无人敢忤逆!

        花姐如释重负,旋即领怜月出了正门。“我们要去的地方叫‘花姐’,它在我们家门前。”怜月拉着花姐的手说。花姐笑着说:“你知道我是谁吗?

        孙连福看到花姐带着颖怜月出来了,心满意足地笑了一下,然后转过身轻轻地说:“跟在我后面吧!”

        花姐跟怜月都没敢开口,跟在孙连福后面。

        ““我走了,你看,怜月姑娘!

        “天呐!她走了!”

        ““乙字六号房,我是啥大人物,居然可以请动怜月姑娘来?

        无数富贾见怜月向乙字六号房走去,人声鼎沸,议论纷纷,说六号房何许角色?

        京州首富李东来见此情景,面色一改,他想,这厢里一定是个了不起的人。

        贺秋和其他文武百官亦闻声从包厢出来,见到孙连福时,顿时浑身一颤!

        皇上驾到!

        “快去吧,咱们去!”

        贺秋什么也没说,径直收拾行李冲出了满江红的大门,剩下的百官也跟着走了。

        乙字6号房间里,秦宣盘坐地上,闲适优雅地品着一杯香茶,对面怜月紧紧握着手,体态拘谨地站在最前头。

        秦宣轻抬起头,对司忠投以目光,司忠心领神会,立即带领赵华等离开包厢,把空间交给秦宣与怜月二人。

        “女孩请你坐下!”秦宣伸出手,示意着前方的方位。

        “小小女不敢”怜月支支吾吾地说。

        她早已猜出秦宣的身份,还觉得有些似曾相识。

        可不可以不要熟悉?魏豹是三国时期一位重要人物。他在刘备和诸葛亮手下当了二十多年将军,为蜀汉政权立下汗马功劳。魏豹生前曾作过许多关于自己的画像。其中有张岱的画像。秦宣的肖像,各家基本上都会,肖像和真人虽有些不同,但是也差得远,只要是有人留心观察秦宣的一举一动,便轻易猜出,却无多想这颗心观察到个不关己。

        秦宣锐利的眼神瞪了怜月一眼,口气略显清冷地说:“不必拘泥,快坐吧!”

        怜月看到秦宣这样的口气与态度,害怕不得,立刻盘在秦宣的面前。

        秦宣面色稍缓,微微笑开:“能把白纱摘下来吗?”

        怜月身体一震,稍有迟疑就把手伸了出来,扯断了头顶上的白纱,白纱一拉,怜月脸上浮了起来,双瞳剪水、樱桃小嘴、明眸皓齿、肤如美玉、沉鱼落雁的资状,秦宣对其惊叹不已。

        难怪得穿白纱了,否则用这样的姿色出现在公众面前,可就惹出骚乱了呢。

        “女孩姓什么?”秦宣一脸温柔地问。

        “赵!”

        “何方人士?”

        ““祖地幽州今扬州人!

        秦宣点点头算知道赵颖的身世。

        ““丫头说白了寡人不做!魏王对大臣们说,“你们要知道,我的儿子是个‘不务正业’的人!”大臣们都笑起来。魏王点了点头。秦宣的嘴角抹了抹弧线,露出了微笑。

        赵颖一听,赶紧从蒲团上站了起来,跪下来张口说道:“小女不知道皇上驾临了,也请求皇上赐死吧!”

        尽管她猜来猜去八九不离十,可秦宣声称寡人,却让她大吃一惊。

        “来吧!”魏骏走到赵颖花的跟前,对她说,“我有一件事跟你商量。”赵颖点头道:“好吧!”魏骏点了点头,便转身离开。秦宣勾着赵颖的手,赵颖赶紧站起来低头朝秦宣走去。

        秦宣抹了抹邪魅的笑容,伸着手抱着赵颖纤细的腰杆,搂在怀里!

        “啊~”。

        赵颖被吓得直闭着眼不敢看了!

        秦宣微微一笑,腾出手来,撩拨了下下巴,含笑说道:“是亲自脱衣服呢?还是寡人来帮忙呢?”

        赵颖愣住了,几息后赵颖亲自伸手去解衣裳

        过了两时辰!

        好在包厢的隔音效果很好,否则声音就可以传遍满江红了。

        “夤~”。

        包厢的门开了,秦宣红光满面地从里面出来,随后看着花姐淡然地说:“不准她去!”

        淡淡的一句话,透着帝王的威严!

        花姐心颤了一下,一脸惊恐地应道:“诺!”

        秦宣心满意足地笑了,大手一挥径直向门外走去,赵华司忠和其他人都紧跟在后面。

        秦宣刚离开,花姐就赶紧把小花小红领进来,径直关好包厢房门,当见包厢里一片狼藉以及病床上昏迷不醒的赵颖时,花姐等人面色红润,立刻赶紧帮赵颖洗澡更衣。

        天京城大街!

        这时天京城里已是一片寂静,街上人烟稀少,终究是丑时,为时已晚。

        秦宣边冒红光边笑得像麻花,司忠看到秦宣那么开心,不禁问:“大人,居然你那么爱那怜月姑娘。何不把她叫回家去,还省得大人出去呀!”

        秦宣轻笑一笑,边走边回道:“这不可能。这赵颖就是蜜罐子,如果在宫里,将使大人我迷恋色河、荒废朝政!”

        这女的,好有味道啊!

        司忠和其他人都会心地笑着没有说话。

        秦宣突然停了下来,回头对司忠说:“司忠啊,让老爷看的紧一点,任何人都能失去,她也不可能失去!”

        “诺!”司忠一脸微笑地回了一句。

        紧接着,秦宣带着众人返回宫中,径直来到太宁殿中,将东方帝凤挽留住了下来。

        王帐里,巨戎王子高坐在王椅上,戴着狼皮大帽、肩披羊毛、一袭戎装、比较囊肿,却仍然显威无比、不怒自!

        王帐两旁,坐满了大秋国的文武百官,大家的视线都聚焦到了正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