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笼文学

首页 使用魔法是罪
字:
关灯 护眼

二十九 什么是人?

        半年的时间转瞬即逝,班尼迪在这座德拉贡的寝室里经历了寒冬大雪,和春暖花开,所幸他被好心德拉贡收养,才没有沦落到流落街头的地步。

        清晨的阳光率先透过窗帘,被子占皮肤面积只有百分之十的红发女孩悠悠转醒,擦了擦嘴边的口水迷迷糊糊说道:“又流口水了,拿去让班尼迪洗一洗吧。”

        说着将湿润的枕头抱起,打开门晃晃悠悠的走了出去,走到一间房门前,她还在呼呼大睡,门内的人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轻轻的下床走到门前将门打开。

        “唔,嗯。”布琪将枕头递给男孩,自己越过男孩的身体又爬上了床睡了起来,完了还把被子一盖。

        班尼迪睡觉时有半开着窗帘的习惯,这样早上才会在阳光进来时醒来,布琪则是完全懒得拉,那窗帘搁到那估计多少年都没动过了。

        “呼。”打了个哈欠,他去将窗帘拉严,轻手轻脚的退出屋子,一边挠着肚皮一边走向厨房,这是每天早上的惯例。

        他不是没有尝试睡回笼觉,结果不是被霸占了自己床的布琪踹下去,就是睡过头被那头明明更加懒散的德拉贡嘲笑着薅起来。

        因此他索性就把床让给布琪继续睡,自己去弄点吃的,等自己吃完布琪也差不多睡够第二轮了。

        嘴里跟嚼蜡一样吃着没有味道的面包,喝着有些味道的奶,班尼迪还有些睡眼惺忪,他在感慨自己这半年来的生活。

        “这真是我过过最和平的几个月了。”他现在就算回到地球也可以去给别人做管家或保姆了,各项必须技能他基本都熟练的掌握了。

        这半年时间一过,班尼迪也来到了19岁,前几天他还兴致满满的给自己量身高,结果不仅没涨,还掉了两厘米,现在连1米78都快没了!

        跟布琪站在一块,对方都到他眉毛上了,他这才刚成年就开始缩缩了?班尼迪这才把库存了不知道多久的面包牛奶翻出来吃了起来。

        “班尼迪,你的屋子好暗,我都以为天还黑着呢。”布琪也打着哈欠,一边挠着肚皮一边走了出来,班尼迪看到后被呛到了,为什么那姿势和动作如此熟悉!

        “布琪大人,你都醒过一次了。”

        “又是面包!我要吃饭!啊呜!”布琪看到空空如也的餐桌有些生气,暗红色的眼眸看向班尼迪手里的面包,冲上去一口咬掉一大半!

        可怜班尼迪敢怒不敢言,吃着面包边,就着牛奶,桌下的拳头已经攥紧了。

        “家里已经没菜了,您上周就说过要去山下取食物了。”班尼迪无语道,话说德拉贡真的需要吃饭吗?

        “好麻烦!班尼迪你就不能自己学会魔法吗!然后自己去把东西带上来!”布琪指责班尼迪不会魔法。

        “您要教我啊。”班尼迪好脾气道。

        “废物!”

        “是是是。”

        “蠢货!”

        “是是是。”

        “穿女仆装!”

        “是...嗯?”不是说过不提这件事了吗!班尼迪生气的看向布琪,唯有这件事他决不让步!

        “哈哈,开玩笑的,我们今天就开始学习魔法吧!”布琪打哈哈,随后元气满满的举起拳头。

        “布琪大人,您上个月也是这么说的。”班尼迪嘴角抽搐的看着她。

        “叫我师傅!”

        “师傅。”

        “走吧!”

        “嗯?真去啊!”班尼迪瞪大了眼睛,布琪一改常态,懒散的模样尽数褪去,一副负责任老师的样子,不知从哪里掏出了镜框戴了起来。

        “其实魔法的学习早就开始了!让我看看你这将近三个月的修行成果!”布琪神秘的用食指顶了顶镜框,听的班尼迪一愣一愣的。

        啥?他原来已经练习了三个月了吗?他怎么不知道?

        片刻后,山洞外的宽阔平台上

        “师傅好,我是练习时常两月半的个人练习生。”

        “你在说什么呢?有病吗?”布琪震惊的看着班尼迪,不明白为什么他会突然犯病。

        “咳咳,没什么。”被骂了的班尼迪有些尴尬,站在原地老实的看着布琪。

        布琪也站在原地看着班尼迪,微风吹过,两人大眼瞪小眼,气氛有些沉默。

        “你在干什么?你为什么站着不动?”

        “你在干什么?你为什么只是站着?”

        两人同时问对方在干什么,布琪气的让他赶紧施展魔法,班尼迪委屈的绘制了静心法阵。

        “你就只会这个?”布琪愣住了,这不是原点级魔力时就该会的东西了吗?你的魔力是不是有点太超前了?

        “额,如果这个也算的话?”班尼迪又伸出手绘制了一座刻有银因馆坐标的传送阵。

        “传送魔法?这个还像点样子。”布琪点了点头,表示这个传送魔法施展的不错。

        我去?班尼迪此刻可没有表面上那么平静,他震惊的发现自己似乎对魔力的掌控轻松了许多,他什么时候可以做到的?

        “师傅,我发现我对魔力的控制力似乎稳健了许多。”班尼迪不可思议道。

        “对吧!早就告诉你了,你以为我让你按摩是白按的呀!”布琪志得意满的扬起脑袋,鼻子都快捅到天上去了。

        原来是那个时候吗!?班尼迪想起这两个半月以来布琪让自己用魔力给她进行按摩,因为不同部位要用不同的力道,久而久之他对魔力的细微掌控竟然如此顺手了!

        但为什么,他总觉得按摩这件事是出于某人的私心呢?不过反正结果是好的,班尼迪现在可以非常自由如意的释放不同级别的魔力,可轻可重,可快可慢。

        “你想学什么魔法?”布琪看向一脸兴奋的班尼迪。

        “生火!”毫不犹豫的回答。

        今日的课程,班尼迪学会了释放火焰的魔法,因此班尼迪高兴的一晚睡不着觉,不停的尝试用魔力召唤出耀眼的烈焰,好险几次都差点把床给烧了。

        直到被窗外一团划破天际的火光吓到,班尼迪才瑟瑟发抖的躺进了被窝,师傅生气了!

        班尼迪问过布琪,罪行魔法是什么类型的魔法?布琪告诉他,罪行魔法严格来说并不属于普通类别的魔法,而是属于一种法阵,需要使用者召唤出独属于某个罪行的法阵,才能使用出魔法。

        布琪告诉班尼迪,罪行魔法,她暂时不会告诉他如何学习,因为罪行魔法使用的越多,身上的罪孽就会越重,这不是你本身的罪孽,而是七罪强加于你身上的罪。

        你用了祂们的力量,祂们就要收取点代价,而这个代价是会慢慢积累的,直到你罪孽满身的那一刻,你的灵魂便再也不属于你自己了。

        可是明明所有人都知道前方是无尽的深渊,却还是义无反顾的一次又一次的使用罪行魔法,这就是人的本性。

        “什么是人,欲望缠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