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笼文学

首页 不成气候的发明家
字:
关灯 护眼

第94章 末日战神

        广长目光巡视了众人一遍,然后继续说道:“现在他们指挥混乱军心不稳,我们攻击他们,打败他们,才能让他们胆寒,让他们惧怕我们,这样他们才不敢再来我们这里烧杀抢掠。”

        广长提高声音说道:“为了我们亲人和百姓以后的安宁,我们和他们拼了。杀光他们。让他们知道我们秦军的威名。让他们以后听到我们的威名就胆战心寒。”

        这时有士兵喊道:“杀,义渠狗贼杀了我家人,今天就让他们血债血偿。”说罢冲了出去。

        其他士兵纷纷响应一时间喊杀声震天,秦国士兵冲向了义渠骑兵。

        毫无章法毫无阵型,只有一群愤怒的士兵嘶吼着冲向义渠骑兵。虽然人数少于对方,但每个人迸发出来的凛冽杀意让在场的义渠士兵无不胆寒。

        扎木合见状暗道不妙,他自知自己如果此次再失败就无法回到楼兰立足。

        此战他必须要打胜才有回去的资本,所以他立刻找到义渠国其他百骑长,劝说他们稳住军心继续进攻秦军,只有拿下秦军他们才能回去交差。

        几个百骑长自知,如果此次打劫不成还损失惨重,回去一定难逃军法,所以也有个别横下心来和扎木合攻击秦军的。

        义渠国军心不稳,一些士兵后撤,秦军突破义渠骑兵防线,最终双方打成毫无阵容的混战。

        叶枫一路狂追兰提,因为兰提善于骑马,所以叶枫一直追不上兰提。

        一直追了很久,叶枫无奈放弃,原路返回。

        叶枫本以为敌方主将已逃,必定军心大乱,秦军一定能逃走。

        但回去后却看到一片惨烈,双方已经杀红了眼,双方几乎全军覆灭。

        地上遍布尸体,此时秦军站着的只剩下二三十人,而楼兰和义渠士兵也只剩下不到一百人。此时楼兰士兵和义渠士兵包围住了秦军。

        这时不远处山包上,两名黑衣人气喘吁吁的爬上山包。二人正是之前迷路的川建国和欧巴马。

        看到山下不远处的战场情况,先爬上山包的川建国向身后的欧巴马喊道:“看到目标了。”

        欧巴马加快步伐爬上山包,向川建国指向的方向看去。

        只见叶枫冲上前,杀开一条血路,来到被包围的秦军中间。

        叶枫巡视一周并未见到赵孟春和老吴头。

        叶枫回身怒视着眼前的敌人,他看见了扎木合。

        一时间叶枫怒火中烧,就是这个人,一切皆由此人而起。

        无论是且末数百人战死,还是商队十几条人命,都要算在这个人的头上。

        叶枫红着眼提起铜棍,大喝一声冲向了扎木合。

        扎木合此时也是恼怒不已。

        自己本来是且末左将军本有机会兵变成为且末国王,一展自己宏图霸业。

        但就是眼前这个人,破坏了自己的美梦。

        同样也是这个人,让自己损失惨重。

        就连回去投靠楼兰的资本也丧失在他手里。

        就是这个人,一切皆因此人。

        叶枫和扎木合很快战到一起。

        叶枫抡圆铜棍,手上用足了十分力气。楼兰和义渠国士兵碰则死,擦则伤。

        不远处山包上的川建国见到此情景,大呼道:“我去,我去,诶我去,这年轻人,我去。没人比我懂年轻人。”

        欧巴马默默的说道:“末日战神。”

        川建国赞同的说道:“诶,老马脸,你这说的不错。不过没人比我更懂末日战神。”

        欧巴马白了一眼川建国说道:“老牛头,你少吹点,自己也不嫌涨得慌。”

        川建国过了一会,突然想到什么似的愤愤的说道:“我说老马脸,你说我是牛我就忍了,你怎么公母不分呢?我怎么算也应该是公牛吧。”

        欧巴马立刻说道:“是是是,你是公牛,你全家都是公牛。”

        川建国说道:“这还差不多。”

        过了一会川建国忽然想到什么:“???好像有点不对劲。”

        山包下面战场上,经过惨烈厮杀,叶枫孤独的站在刚刚落幕的战场中央。

        这里只有残阳、凄风、孤影为伴。

        夕阳西下,映照着大地上的尸山血海,一片宛如末日景象。

        叶枫想到还有兰提,于是牵过一匹战马,再次追向兰提逃跑方向。

        川建国见状立刻说道:“机会来了,我们上,干掉他。”

        欧巴马惊呼道:“我曹,你自吹自擂这么一下就膨胀这样了?那么多人都被他杀了,你觉得他会在乎再多杀我们两个人?”

        川建国一听停了下来,挠挠后脑勺说道:“你说的有点道理,送人头的事情不能干,没人比我~,呃,那,你说怎么办?”

        欧巴马说道:“我们先远远的跟着,到时候见机行事。”

        川建国应了一声好,二人骑马追赶叶枫而去。

        不过川建国心想:“组织还派了剑姬过来么?我怎么不知道?”

        话分两边,被救百姓逃回了狄道城,百姓向当地守军汇报了情况。

        守军上报给了狄道城的道啬夫,道啬夫命司马派出了一广战车兵增援。

        这一时期县的建制高于郡。

        《左传·哀公二年》记载公元前493年,赵简子誓师词中说:“克敌者,上大夫受县,下大夫受郡。”

        县设县大夫,楚国称县尹、县公。

        县大夫之下有县师、司马、司寇,分管民事、军队、刑狱。

        县的各级官员由国君任命,军队也由国君统一调动。

        战国时期实行郡县制,并且郡大于县。

        郡的长官称守,既管一郡行政,又管军队和防务。守下有尉,分管一郡军务。

        县的长官称令,齐国有时仍称县大夫,秦国也叫大啬夫。秦国在边区设置道,相当于县,长官称道啬夫。

        县令主管一县事务,下设丞、尉、司马、司空等官。

        县丞分管财政和司法,县尉分管军务,司马分管马政,司空分管工程建筑和刑徒。

        令、丞、尉、司马、司空之下各有属吏,称某某史。这些带“史”字的官吏一般是文书官。

        增援兵马到达时,只见到遍地的尸体。经过清点六百五十名秦兵无一生还,只有广长因为失血过多晕死在尸体中得以幸存。

        他们还发现了楚国商队五人的尸体。

        根据被义渠人抓走的秦人证实,有几名楚国商队护卫相助。所以这五人尸体也被运回,由县大夫和一些氏族出钱为五人修筑了坟墓,予以厚葬。

        至于那接近一千楼兰国和义渠国士兵的尸体,就任由他们弃尸荒野了。

        县大夫将此事上报给了秦公,秦公念楚国商队忠义追封五人爵位,并将此事告知来往秦国的楚国使者。

        此时秦公是秦桓公之子秦景公,公元前576年至公元前537年在位。

        要注意桓公和景公是谥号,是他们死后人们对他的称呼。

        对于在位的一般称某公、某王,下属对其称呼有多种,常见称呼国君为主君。

        例如,《墨子.贵义》:“且主君亦尝闻汤之说乎?”。

        包括此时期史官记录历史也是称呼某王、某公,等他们死后才改为谥号。

        一般春秋时期诸侯称公,战国时期很多诸侯称王。如果你在对方活着的时候直接称呼谥号,那么你绝对活不过第二集。

        当然后来的朝代有年号时,记录史官会以年号记事。

        楚国使者将楚国商队救人身亡的消息带回了楚国。

        后来沈奚打听到此消息,曾多次派人前往狄道打探叶枫消息。结果是毫无叶枫消息。这些是后话。

        另一边叶枫正向西北方向追赶着。一路上叶枫回想着从楼兰逃到这里的经历。

        觉得自己仗着机器人对自己的改造,自己变得力大无穷,就有些轻视敌人。这让自己做出了很多鲁莽的决定,结果葬送了商队其他护卫的性命。

        叶枫对此自责了很多年,但现在他想的是如何杀掉那个为首的义渠人报仇。

        叶枫追着遇到掉队的逃兵一路砍杀,零零散散的逃兵成了叶枫的“导航”。而且回来也不怕迷路,可以跟着尸体作为指引回到秦国。

        不过这些逃兵就惨了,他们一直认为,只要逃出五十步秦国士兵就不会再追赶。

        春秋时期各诸侯国都讲究义战的。比如晋楚之战,楚国人逃跑车坏了,晋国士兵会帮助维修。

        宋襄公不肯“渡河而击”攻击楚军,宋襄公以仁义列为春秋五霸之一。

        而且当时还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对方战败逃出五十步就不再追赶,这也是“五十步笑百步”的由来。

        以往秦军打败义渠国士兵也不会再追赶。所以他们逃出一段距离后就松懈了下来,甚至等在路边休息。

        可是没想到今天他们遇到了一个不讲理的主,竟然冲到义渠国境内追杀他们。这些义渠国士兵到死也没想明白,为什么世界上会有这么不讲规矩的大周人。

        原本坐在石头上休息的千骑长兰提,听到后方传来那个不讲理的大周人拿铜棍又追上来了。

        千骑长兰提自是苦不堪言,立刻上马拼命向左谷蠡王手下右大都尉的营地逃去。

        想着右大都尉旗下近万人马,即便此人再勇猛,数千大军也能将他湮灭。另外,如果这次自己不死,一定向秦国投诉这个不讲理的大周人。

        入夜时,千骑长兰提逃到右大都尉大营。右大都尉此时正在吃暮食,吃着羊腿搂着女奴。

        千骑长兰提急冲冲跑了进来。右大都尉有些愠怒,但碍于兰提是左谷蠡王的小舅子,并未斥责于他。

        右大都尉调整了一下情绪淡淡的问道:“兰提,何事如此慌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