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笼文学

首页 通天第一舫
字:
关灯 护眼

第24章 千年冥鬼

        李宝山帮着曾芸芸在院子里布置起伏羲降魔阵,白姨、杜叔叔和我则在一旁认真观察,侯希贵这个时候神色也稍稍开始紧张起来,毕竟现场几人里,就他一人没有修行。

        我原本让他留在宾馆,不要跟来,可他为人义气,说是自己招惹的祸根,就要承担起这份责任,并且他也相信我们几个,一定能够降服那只冥鬼。

        当阵法全部布置妥当,我们便围坐在一盆根雕茶几旁,沏上一壶茶,耐心等待那只阴物现身。

        这段时间里,我便跟侯希贵聊起了家常,问起了他祖上与云梦都的一些情况,以分散他的注意力,同时也对侯家与云梦都的关系,进行深层次了解。

        侯希贵告诉我们,明万历年间,他的一位先祖名叫万淳安,少年苦读,中得状元,被皇帝召为驸马。原本是天大的喜事,皇恩浩荡,可在成婚的那晚,才知道公主早有外遇。

        万淳安心里十分气愤,可又碍于皇帝威严,满肚子的怨气无处发泄,便于第二日早朝时故意迟到。当皇帝责备他时,乘机呈上诗作一首:

        休怪微臣朝驾迟,昨夜新婚实可疑。轻敲玉体无羞色,满插金针不动眉。三尺白绫无点迹,一根红线断多时。想是上苑花发早,可怜蝴蝶采残枝。

        皇帝看后虽很恼怒,但既碍于皇家体面,又别无由头,不好发作。

        后来,万淳安凭借真才实学,慢慢地做上了高官,荣归故里,受乡亲追捧,有些飘飘然,于是又吟诗一首,诗中有云:山清水秀我为尊,玉石斑斓向北倾。

        随后,他受好友邀请,畅游洞庭,在一艘名叫云梦都的食舫内,遇到一个年迈掌柜,那人道出他此行回去后必有凶祸,且会株连九族。

        对于老掌柜的话,他只是当做耳旁风,可万万没料到,他回乡所吟诗文很快传到皇帝耳中。皇帝抓住这个把柄,便以谋反之罪将其处死。事后又假作仁慈,配以金头,谕封赐葬。

        族人意识到皇帝并非善意,便由族长亲自登上云梦都食舫,拜请老掌柜设法解困。

        老掌柜便亲自来到万家观测风水,挑选了四十八处墓穴,将万淳安尸身分开埋葬,其中包括那颗金头。

        此后,还让万家族人全部迁徙至如今的通城,改万姓为候姓,自酿米酒,经营酒肆,以此谋生。后经几代人的努力,侯家人也逐渐创建了“福聚海”这块招牌。

        自此,侯家世代铭记云梦都的恩德,成为了食舫的“十大饕客”之一。

        说完这些,侯希贵精神状态显然得到放松,他搓揉着双手,眼神中闪烁希望。

        就在这个时候,曾芸芸突然说道:

        “降魔阵那边有动静!”

        我们立即起身,一齐来到那块阴沉木前。

        果不其然,那木头之上已经开始散发着一丝丝黑色的雾气。

        白姨让我们不要着急,等到那头阴物彻底现身,再动手不迟。

        我便目不转睛地盯着那块木头,连眼皮都不敢眨一下。

        不到一炷香的功夫,只见那黑气越来越浓,慢慢地汇聚在一起,由一团两米多高的雾团,开始幻化出黑色人形……

        我的手心开始不停地冒汗,恨不得马上将一叠镇魂符直接朝它甩过去。

        只见那阴物已经长出一颗脑袋,黑乎乎的脸上白骨森森,两只深不见底的眼窝里,闪烁着点点绿光,两颗獠牙锋利如刀,嘴里还喷涌出一缕黑烟。

        而它的头部以下,依旧还是一团黑雾,并没凝成实体。

        这般长相,便是一头冥鬼无疑了。

        它显然已经察觉到了院内的阵法,并且发现我们的敌意,

        随即扭头一晃,就要重新往阴沉木内钻去。

        就在这时,白姨手中一张镇魂符如同利剑一般,“嗖”地飞出,不偏不倚地贴在它面前的阴沉木之上。

        瞅见这张地阶下品的镇魂符,那冥鬼十分忌惮,口中发出一声戾啸,那颗脑袋被黑雾托举着,直接朝我们冲了过来。

        就在这时,杜叔叔挡在我的面前,手中两道灵符挥出,却被冥鬼轻松夺过。

        突然,它仰头一窜,荡到我们头顶,黑雾之中露出两双尖爪,直接朝我的脑袋探了过来。

        眼见那锐利的爪尖就要插入我的发梢,李宝山眼疾手快,纵身一跃,扬手将两张镇魂符直接钉入黑雾之内。

        只见两团白光一闪,黑雾瞬间消散不见。

        “大家不要乱动,那家伙还没被制服!”

        白姨赶紧提醒我们,然后带着我们一齐踏入曾芸芸布置的伏羲降魔阵中。

        明明看到那冥鬼中了两道地阶下品镇魂符,怎么没被镇压住?

        我有些不解,于是问白姨。

        白姨赶紧解释,这头千年冥鬼比她起初预想中的实力要强,而且可以变幻实体,必须将镇魂符贴在它的额头,才能发挥出灵符的全部威力。

        我们几人顿时紧张起来。

        就在这时,紧贴在我身后的侯希贵突然转过身来,怪异地冲我笑着,笑意里传递出一种蔑视。

        紧接着,我胸口的淬魂石一阵灼热。

        “不好,有危险!”

        我大喝一声,提醒大家。

        这是淬魂石在预警,有了第一次经验后,我便没有丝毫犹豫,立即向后倒退几步。

        与此同时,我快速调动体内的那股霸道气息,挥拳就往侯希贵砸去!

        只听“轰”的一声,刚劲的拳风在空气中炸响,拳头在正要触碰到侯希贵的身子时候,他立即变成一团黑雾,飘散开来。

        等到黑雾再次消失,我们这才发现,真正的侯希贵根本没有和我们在一起,而是依旧站在此前的位置,并没有进入法阵之中。

        我不停呼喊他的名字,可他毫无反应,显然陷入了魔障之中,完全神志不清。

        只见杜叔叔一个箭步冲了过去,搂起侯希贵僵硬的身子,迅速地将他拖入法阵。

        紧接着,他又站到法阵之外,盘腿打坐,双手掐诀,临空祭出一道符印。

        随之,他身后一道紫色的光芒乍现,一尊巨大法相赫然出现。

        那尊法相高约两米,龙头、马身、麟脚,形如狮子,毛色灰白,头长一角,背生短翼,显然就是一头天禄,也就是俗称的貔貅。